毛泽东的哲学思想-达州职业技术学院(宣传部)

毛泽东的哲学思想

来源:宣传部 发布日期:2014-11-04 09:23:06 浏览数:744 【收藏本页】 【打印文章】

一、1963 5月,毛泽东又写了《人的正确思想是从那里来的?》。在该文中进一步发展了《实践论》、《在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的基本思想。它指出人的正确思想只能从社会实践中来;一个正确的认识,往往需要经过由实践到认识、由认识到实践这样多次的反复,才能够完成。强调对广大干部进行辩证唯物主义认识论教育的重要意义。在此期间,毛泽东还结合新的实践经验,多次强调社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等马克思主义的认识论思想,论述了社会主义建设中对立面的结合、总的量变过程中的部分质变、辩证法规律一元化的思想。他还在《工作方法六十条(草案)》中,倡导唯物辩证法的工作方法。毛泽东十分关心自然科学的新发展、新成果,并注意从哲学的高度总结这方面的新鲜经验。他运用对立统一规律的一分为二的观点说明物质的无限可分性,在50年代和60年代多次指出基本粒子并不基本,还可再分。他的这一思想推动了国际粒子物理学的研究,并为科学实验所证实。1977年,在美国夏威夷举行的第七届国际粒子物理学讨论会上,为纪念毛泽东这一思想对粒子物理学的贡献,美国科学家建议把比夸克更深层的物质粒子命名为毛粒子

二、晚年的主观主义失误 1958年后,在社会主义建设取得很大成就的胜利面前,毛泽东和中央、地方的不少领导人滋长了骄傲自满的情绪,急于求成,夸大主观意志和主观努力的作用,并把社会主义社会中一定范围内的阶级斗争扩大化、绝对化,导致了大跃进公社化反右倾的错误。在纠正这些错误时,由于没有从指导思想上彻底清理的认识根源,随着毛泽东威望的不断增高,他逐渐骄傲起来,脱离实际,脱离群众,主观主义和个人专断作风日益严重,使党和国家政治生活中的集体领导原则和民主集中制不断受到削弱以至破坏。毛泽东关于社会主义社会阶级斗争的理论和实践上的错误发展得越来越严重,个人崇拜现象不断发展,从而导致了19661976年的文化大革命。在此期间,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进行了疯狂的破坏,使党、国家和人民遭到了建国以来最严重的挫折、损失和灾难。毛泽东晚年在指导思想上产生的的严重错误,从哲学根源来分析是由于他思想上的主观主义,由于他背离了自己一贯倡导的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的思想原则。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就是从对当时国内的阶级形势以及党和国家政治状况所作的错误估计出发的,既不符合马克思列宁主义,也不符合中国实际,明显地脱离了作为马克思列宁主义和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相结合的毛泽东思想的轨道。

三、197610月,中共中央粉碎了江青反革命集团,结束了文化大革命1981年中国共产党第十一届中央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通过的《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对毛泽东的全部革命活动和革命思想,作了客观的全面的评价,充分肯定了毛泽东的历史地位和毛泽东思想的科学价值,其中包括毛泽东在哲学上的独特贡献;同时对他晚年所犯的严重错误进行了实事求是的分析,并把它同经过长期历史考验形成为科学理论的毛泽东思想区别开来。毛泽东作为一个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和无产阶级革命家,对中国革命的功绩远远大于他的过失。他的成绩和贡献是第一位的,错误是第二位的。

四、毛泽东哲学思想的主要贡献和特点 : 毛泽东的哲学专著以及包含着丰富哲学思想的其他一系列科学著作,特别是他观察和分析问题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对中国革命和建设事业具有普遍的指导意义。毛泽东哲学思想以自己所作出的宝贵贡献和独具的鲜明特色,在马克思主义哲学史上和中国哲学史上占有特殊重要的地位。

五、主要贡献 : 毛泽东虽然长期担负着艰巨而繁重的领导工作,主要精力用于从事革命斗争实践,但他非常重视理论特别是哲学的研究和运用。他具有丰富的实践经验、渊博的历史知识、高度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素养和革命创造精神。他善于调查研究,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普遍原理同中国革命和建设实际紧密地结合起来,用新的实践经验和理论概括来丰富和发展马克思列宁主义及其哲学。他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主要贡献,概括说来有以下几个方面:①从马克思主义世界观和方法论的高度,科学地解释实事求是这句中国古语,赋予它新的含义。他用中国传统哲学特有的方式和语言,唯物辩证地论证和回答了哲学基本问题。毛泽东的实事求是思想原则,深刻地反映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精神实质,集中体现了具有中国共产党人特色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它是中国共产党的思想路线的核心,是毛泽东哲学思想的精髓和根本点,是毛泽东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作出的最突出最重要的贡献。 ②在唯物论方面,深刻发挥了实践活动的唯物主义思想,强调一切从实际出发,调查研究,主观必须符合客观,思想必须反映客观实际。这既是中国革命长期的实践经验和认识经验的哲学总结,也是对马克思主义哲学唯物主义原则的简明、通俗的概括。 ③在认识论方面,着重阐明了辩证唯物主义认识论是能动的革命的反映论,特别强调充分发挥符合客观实际的自觉的能动性。他以社会实践为基础,全面系统地论述了辩证唯物主义关于认识的源泉、认识的发展进程、认识的目的、真理的标准等理论;指出正确的认识的形成和发展,往往需要经过由实践到认识,由认识到实践的多次反复;指出真理是同谬误相比较而存在,相斗争而发展的,真理是不可穷尽的,认识的是非即认识是否符合客观实际,最终只能通过社会实践来检验,强调主观和客观、理论和实践、知和行的具体的历史的统一。他结合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实践经验和认识经验,提出自由不仅是对必然的认识,而且包括对客观世界的改造,人类的历史就是一个不断地从必然王国向自由王国发展的历史,等等。这些都是对马克思主义认识论的深刻论述和发挥。 ④在辩证法方面,集中阐述了对立统一规律,在马克思主义哲学史上,第一次提出矛盾的普遍性和矛盾的特殊性的关系问题是矛盾问题的精髓;强调不仅要研究客观事物矛盾的普遍性,尤其要研究它的特殊性,强调用不同的方法解决不同质的矛盾;认为不能把辩证法看作死背硬套的公式,必须把它同实践,同调查研究密切结合起来加以灵活运用。他对矛盾特殊性问题作了详尽的阐发,论述了各种物质运动形式所包含的矛盾特殊性、一切物质运动形式在其发展不同过程和阶段上矛盾的特殊性、矛盾斗争形式之对抗与非对抗的特殊性以及矛盾和矛盾双方地位的特殊性,形成了一个如何正确分析现实中各种复杂矛盾的逻辑体系。他结合中国革命和建设的新经验,论述了对立面的结合、总的量变过程中的部分质变等重要思想。他还从哲学高度总结自然科学的新发展、新成果,运用对立统一的观点着重指出物质的内部矛盾性和物质无限可分性,深化了自然辩证法思想。 ⑤在历史唯物主义方面,重点阐述了社会基本矛盾推动历史发展的基本思想,创立了关于社会主义社会矛盾问题的科学理论,特别是关于社会主义社会存在两类不同性质的社会矛盾学说。他指出,在社会主义社会中仍然存在矛盾,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矛盾仍然是社会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只是这些矛盾的性质同旧社会不同,因而解决矛盾的方法也不同。他提出在生产资料私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以后,必须特别重视如何区分敌我矛盾和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必须把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作为社会主义国家政治生活的主题。他把历史唯物主义关于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的原理系统地运用在中国共产党的全部活动中,形成了党在一切工作中的群众路线。他强调指出:共产党必须一切为了群众,一切依靠群众;要取得正确的领导意见,必须坚持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这就把党的群众路线同唯物史观和马克思主义的认识论统一起来了。 ⑥把马克思主义哲学基本原理广泛地运用于政治、经济、军事、思想文化和党的建设等中国革命的各个实践领域,不仅解决了各个领域中的重大理论问题和实际问题,而且反过来又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特别是在运用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国革命战争问题上,毛泽东提出了一整套人民军队建设的理论和人民战争的战略战术原则,为在实践中运用和发展马克思主义认识论和辩证法提供了光辉范例。毛泽东一贯重视方法论问题,坚持马克思主义哲学世界观和方法论的统一,善于把哲学原理具体化为指导实际工作的一整套思想方法、领导方法和工作方法。他还大力倡导并且毕生致力于哲学的解放事业,强调哲学群众化,号召把哲学从书本里和课堂上解放出来,变为广大群众手里的尖锐武器。这些都是马克思主义哲学史上具有独创意义的贡献。

六、主要特点 : 作为科学理论的毛泽东哲学思想是马克思主义哲学在中国的继续和发展。它和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的哲学思想是一脉相承的。但是,由于毛泽东哲学思想产生在中国的特殊历史条件下,它所面临的主要历史任务,所概括的具体实践经验,所遇到的主要思想论敌等,同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的哲学思想相比较,都有其特殊性。它在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史上表现出自己的一些特点,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①毛泽东哲学思想是在中国革命实践中具体化了的、丰富发展了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毛泽东和以他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不是简单重复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一般原理,而是根据中国社会历史特点和中国革命的需要,具体地运用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及其哲学原理,揭示出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客观规律,并从哲学上概括总结新的实践经验。它为马克思主义哲学理论宝库增添了许多新内容。 ②毛泽东哲学思想主要是通过同中国共产党党内的主观主义,特别是教条主义错误倾向的斗争,并深刻总结这方面的历史经验,而逐步形成和发展起来的。 20世纪上半叶,马克思主义及其哲学在中国的传播和发展中遇到了形形色色的地主、资产阶级思想的反抗。经过五四运动前后问题与主义的论战、社会主义的论战、无政府主义的论战,马克思主义逐步巩固和扩大了自己的阵地。地主资产阶级的哲学和社会思想虽然还不时地向马克思主义发起挑战,但实践的发展越来越证明,它们在中国是根本行不通的。而对马克思主义及其哲学来说,关键在于如何解决好与中国的实际相结合的问题。随着中国共产党党内两条思想路线斗争的发展,特别是20年代后期和30年代前期,在哲学、理论战线上反对主观主义的斗争便日益突出起来。这种主观主义不是社会上那种以理论形态出现的唯心主义和形而上学哲学体系,而是在革命实践中、在党内表现出来的唯心主义倾向和机械论倾向。它是实现马克思主义同中国实际相结合的主要思想障碍。毛泽东及以他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同以王明为代表的主观主义特别是教条主义的错误倾向进行了长期的坚决的斗争,对主观主义的表现、实质、根源、危害性,以及克服主观主义的方法,从哲学上作了系统的深刻的分析和论述,强调一切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理论和实际相结合、在实践中运用和发展马克思主义。 ③毛泽东哲学思想是关于中国共产党人思想路线和思想方法、工作路线和工作方法的哲学。为了使马克思主义普遍原理同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紧密结合,正确认识和处理中国革命的实际问题,毛泽东历来强调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的一致性,强调共产党人要在实际工作中运用辩证唯物主义,要从哲学认识论、方法论的高度端正党的思想路线和思想方法、工作路线和工作方法。他把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运用于党的全部工作,在长期革命斗争中形成了具有中国共产党人特色的立场、观点和方法。这些立场、观点、方法是贯穿整个毛泽东思想的活的灵魂,它们有三个基本方面,即实事求是、群众路线、独立自主。其中任何一个方面,都不是马克思主义哲学某一原理的简单运用,而是依据中国革命的实践经验综合发挥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各个原理得出的重要结论。实事求是,是毛泽东思想的精髓,它体现了从实际出发,主观必须符合客观的唯物主义原则,体现了从联系和发展中把握矛盾特殊性、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要求,体现了在实践中检验真理和发展真理的认识论观点。群众路线,既是历史唯物主义关于人民群众是历史创造者的原理的运用,也是马克思主义认识论在领导方法上的运用。独立自主,自力更生,是从中国实际出发,依靠群众进行革命和建设的必然结论。这三个相互联系的方面,是实现马克思主义同中国实际相结合的根本的思想原则和方法,集中体现了毛泽东哲学思想在方法论上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贡献。 ④毛泽东哲学思想在其表现形式上富有中国民族特色,它用中国语言,反映中国作风和中国气派,为中国人民大众所喜闻乐见。毛泽东哲学思想作为具有中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批判地继承和吸收了中国传统哲学的许多优秀成果,包括朴素唯物主义和辩证法思想的精华;富有深刻哲理的成语、警句、历史典故等思想资料,以及中国传统哲学所特有的逻辑思维方式和用语。毛泽东的哲学著作以及其他许多科学著作,善于运用广大群众熟悉的事例和语言阐述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善于把复杂的抽象的哲学问题、深刻的哲学思想同叙述的生动性、形象性和鲜明性结合在一起,言简意赅,深入浅出,生动活泼,通俗易懂,充分体现出毛泽东哲学思想民族化、群众化、通俗化的重要特色。

七、坚持和发展毛泽东哲学思想 :毛泽东哲学思想是随着实践的发展而不断前进的具有无限生命力的科学。毛泽东留给中国共产党人和中国人民的精神财富包括他的哲学遗产,是极为丰富和珍贵的。坚持毛泽东哲学思想,认真学习和运用它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并应用于研究实践中出现的新情况,解决新问题,概括新的经验,用符合实际的新原理和新结论来丰富和发展它,以保证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不断胜利前进,不但具有迫切的现实意义,而且有其深远的历史意义。自从197812月中国共产党召开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中共中央在重新确立和坚持实事求是思想路线的过程中,结合新的实践,多方面地丰富和发展了毛泽东哲学思想。主要表现在:坚持唯物辩证法的观点,正确处理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中的各种矛盾,适时地转移党的工作重点,领导全国各族人民集中精力开展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如实地肯定我国正处于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运用共性与个性、绝对与相对关系的原理,积极而又慎重地进行各项经济改革,发展科学技术,推动社会生产力稳步发展;坚持社会主义基本矛盾的观点,正确处理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建设同精神文明建设的关系;正确估量社会主义社会的阶级状况的变化,严格区分两类不同性质的社会矛盾,提出使社会主义民主制度化、加强法制、建设高度民主的社会主义政治制度等战略任务;依据执政党建设中的经验教训,正确地阐述了阶级、政党、领袖和群众相互关系的科学原理,使党的建设在理论上和实践上提高到一个新的水平;正确地开展两条战线的思想斗争,既坚决反对和彻底清算的错误,又认真地批评和克服资产阶级自由化倾向,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原则,坚持社会主义方向,等等。特别是邓小平提出了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战略思想,这是对毛泽东哲学思想的直接继续和最重要的发展。

八、结论: 毛泽东哲学思想作为中国共产党人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在当前和今后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伟大斗争中,必将进一步显示出它的强大生命力,充分发挥其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指导作用,也必将在飞速发展的科学技术革命、社会主义实践和亿万人民群众的创造中,不断丰富和向前发展,对马克思主义哲学和整个人类思想宝库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